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母亲节”话慈母

作者:潘春华 发布时间:2018/05/20

又逢“母亲节”。母亲的爱,就像藏在岁月深处的一首老情歌,唱的人浑然不觉,而听的人已经泪流满面。刚刚读了丰子恺、任正非、杨绛、老舍、季羡林、贾平凹等六位名家的文章《母亲》,很感慨。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走,人生只剩归途。唯有倍加珍惜父母在的日子。

    我的母亲解放初出生,虽然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艰苦岁月还是给那一代人留下深深的时代印记: 勤俭节约、拼命干活、吃菜偏咸口味重等,除了这些特征外,母亲因为年轻时要强不服输,挑重担多,落下了腰痛的毛病。

从小到大,母亲给我的印象总是目光坚毅,脸上有一点点笑,偶尔生气的时候目光更加坚毅,不乱发脾气。我的急躁脾气估计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我从小是在母亲的鼓励下长大的,所以特别自信,也能吃苦,遇上挫折困苦,有着母亲一般的坚韧。我从小也是在村民邻居的赞扬下长大的,说我像母亲,能干农活而且上学成绩好。只是母亲成长的那个年代机遇没我好。打我从乡村初中考取县重点高中,我就走上了跟母亲相似又不一样的人生之路。母亲没有像我这样的读书机会,尽管要强、能干、在村上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母亲始终没有经济独立,没有更多接触社会放眼看外面世界的机会,大半生下来,心系家庭和儿女,吃了很多很多苦。我每周例行回家看二老,稍稍晚一点,患过脑梗失语的父亲会像孩子一样撒娇生气,母亲总是替我百般圆场哄父亲开心。我的父亲从小是离异家庭的孩子,或许是缺少家庭关爱,脾气有点躁,不善于表达,对母亲一贯缺少温柔。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总是忙于奔波挣钱养家糊口,除了自身具备的裁缝手艺外,还做过好多样生意买卖,年纪五十多岁时,承包了村上远近50多亩地,俨然成了村上的种粮大户。因为平日我跟母亲沟通交流的多,父亲有阵子似乎吃醋,朝着母亲发火,言下之意流露出晚年没靠的担心。

去年三月份父亲突发脑梗,在镇江第一人民医院CPU十三天昏迷不醒。等他醒过来时,父亲老哭。由于严重失语,无法正常沟通,全家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只有母亲不急不躁地,有时还乐呵呵地跟父亲开玩笑,说多亏老天帮忙,捡了一条命,应该感到庆幸!

    经过咨询医院的心理医生,也听取了父亲宠爱的他的妹妹(我二姑)的意见,初步认定: 导致哭的原因是父亲由于对母亲的愧疚心情,以前缺乏足够的耐心、缺乏足够的温情、缺乏足够的善意。果真,找对病根对症下药,家人包括我做通了父亲的思想工作,让他放下顾虑放下思想包袱,安心养病。

     当一个人揣着明白当糊涂的时候,话好说,事好办,而捅破那层窗户纸时反而束手无策。我想跟母亲好好谈谈关于过去父亲对她不够友好不够温情的话题时,我发觉我对母亲太苛刻了,于心不忍。或许可以找出那么两三条理由为父亲说情,那么这么多年来母亲忍受的艰辛和痛苦又如何扯平和补偿呢?母亲有两次在我跟前哭得像小孩一样,原来我伟大而坚强的母亲心理藏了这么多的委屈和苦,还有这么多的脆弱和无奈!

     病重的父亲经过母亲一年的精心护理,恢复情况好过预期,荡漾在父亲脸上宽厚、幸福、满足的笑容,人见人夸。母亲以德报怨的胸怀,足以让我敬仰一生。

     如今我为人女,也为人母。收到女儿的母亲节祝福红包,我感慨万千。在教育下一代的问题上,我常常思考我该怎么做。我信奉古训:“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身教重于言教”,还欣赏当下一句时髦的话“你若盛开,清风徐来”。

     像我的母亲一样:  做好自己,言传身教,给予孩子更多的鼓励更多的爱,这或许是最好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