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意大利:行走在信仰和艺术之端

作者:李铁琦 发布时间:2017/11/30

意大利,这个国度的美存在于《罗马假日》中格利高里·派克和奥黛丽·赫本的深情拥吻中,存在于朱自清《欧游杂记》的前四篇唯美散文中,存在于徐志摩写给陆小曼的《翡冷翠的一夜》漫漫相思里。意大利的美不以风景取胜,除却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它的美更体现在“内外兼修”。

    米兰、锡耶纳、威尼斯、比萨、佛罗伦萨、罗马、庞贝、那不勒斯,每座城市都有不同的美景,但每座城市都有相似的内涵。这些城市的呼吸都吐纳着艺术的芬芳,哪怕只是漫步街头,都恍如在一个自带机体的博物馆里徜徉。这里很少见到水泥森林般的高楼大厦,却随处可见有些年代的古堡、历史建筑和教堂。而最令人难以忘却的,恰恰就是这些城市的教堂。

    众所周知,西欧最主要的宗教信仰便是天主教,作为教廷和教宗所在地的意大利,更是全世界天主教信徒的圣地,全世界1520座宗座圣殿,意大利就有539座;同时,作为文艺复兴发轫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斐尔、布鲁莱内斯基等艺术大师均出生在意大利。几乎每个大教堂,都可以寻找到艺术和文化的巅峰之作。一座教堂,就是一本文艺复兴教科书,更是一尊独一无二的稀世瑰宝。有幸探访了世界五大教堂中的三座,神圣而又庄严的氛围,精湛而又华美的装饰,带来的是感官的盛宴和心灵的震颤。

    圣彼得大教堂1.jpg

圣彼得大教堂雕塑

圣彼得大教堂,世界第一大教堂,位于世界上最小的国家梵蒂冈。这个只有0.44平方公里的国度,其所有的国土面积,仅包括圣彼得大教堂、圣伯多禄广场、协和大道,还有西斯廷教堂。这座教堂建了近百年,倾注了文艺复兴大师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的毕生心血。十分荣幸的是,原本二十五年才开一次的圣门,现任教皇方济各为体恤信众,将2016年列为慈悲禧年,破例打开了原本要在2025年才开启的圣门。走过圣门代表着洗刷了所有罪恶,带着神圣感进入圣门,在右手边会见到一尊精美到极致的大理石雕塑,那是米开朗基罗的封山之作“圣母哀痛”。雕像中的圣母玛利亚, 显得特别年轻而又慈祥,倒入她怀中的基督耶稣,歪着头,仿若睡着一般,很是平静,并无痛苦。即使无音无声,但描绘透彻的表情,纹路清晰的肌理,甚至丝缕平顺的衣褶,都在诉说着基督信仰的爱与深情。参观当天,是教皇做弥撒的礼拜日,唱诗班的信众们举着木十字在这座雕像前驻足朝拜,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跪在雕像前,紧闭双目合拳于胸,毅然虔诚……能够传承千年的,也只能是艺术与信仰了。

米兰大教堂33.jpg

米兰大教堂

    米兰大教堂,世界第二大天主教堂,米兰的地标性建筑,伫立在米兰最繁华的商业街艾曼努尔二世拱廊旁。整座教堂从设计到完工,经历了整整六个世纪。教堂内外共有6000多座大理石雕塑,马克吐温称之为“大理石的诗” 。从外观而言,通体白净的大理石,将顶部的镀金圣母像衬托得更加璀璨,没有杂色的白代表着纯洁,而教堂内部,周遭窗棂都用五颜六色的彩色水晶玻璃装饰,每一面窗棂都谱写着圣经上的故事。教堂内部装有电梯,直达屋顶。仰望,便是金光熠熠的圣母雕像;俯瞰,便是米兰城区全景。米兰大教堂赋予米兰乃至全意大利一种特殊的意义:顽强。这里是《米兰赦令》颁布的地方,从那时候起,历经两百年的抗争,基督教取得了在罗马帝国的合法地位;这里是拿破仑加冕意大利国王的地方,米兰人民饱含屈辱,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斗争,在教堂里宣布成立完全自治的临时政府;这里被盟军轰炸过,百姓们为了保护心中的圣殿,自发将教堂里的五彩玻璃卸下并编号,等战争结束再一块块按序拼装,直到二战结束,米兰城区被夷为废墟,但这座教堂却完好无损,因为关于信仰,不分敌我,盟军的飞行员每次轰炸都避开了教堂。埃曼纽尔二世拱廊的尽头,就是米兰大教堂的钟楼,一边是光怪陆离的全欧最大的奢饰品大街,一边是承载不屈历史的大教堂,也许正代表着,走完一世繁华,终将回归信仰。纵然被称为时尚之都,在城市最中央的,却还是传承半个世纪的教堂。

圣母百花大教堂5.jpg

圣母百花大教堂

    圣母百花大教堂,世界第四大教堂,坐落于“文艺复兴之都”佛罗伦萨,就是被徐志摩称作“翡冷翠”的地方。和其他教堂不同,圣母百花大教堂显得特别婉约而又放肆。这两个形容词,看似矛盾,实则不然。之所以叫圣母百花,因为它确实很美,它是一个叫“教堂”的艺术品。和其他以白色为主色调的教堂不同,圣母百花大教堂的外墙用红、白、绿三色花岗岩贴面,历经风吹雨打不褪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夺目。之所以说放肆,因为它的设计师,布鲁莱内斯基借鉴罗马万神殿的拜占庭穹顶式设计,开创了教堂建造的先例。只有在佛罗伦萨,建筑师和工匠们才会打破教条的禁锢,冒着被人称为“异教徒”的风险,尝试创新。而最终的结局并不坏,他们非但没有被绑上火刑架,米开朗基罗还仿造圣母百花大教堂的穹顶,为教皇造了圣彼得大教堂,他说:“我可以建造一个更大的穹顶,却不可能比它美。”这个大穹顶的下面,是瓦萨里画的超大穹顶画《末日审判》,无论是何信仰,都会第一时间昂首仰视。这样神奇的魅力,来源于艺术,根植于信仰。

文艺复兴时期的那些天才们,他们用最温柔的斗争方式——艺术,来挞伐着中世纪的黑暗。意大利的这些遗珠瑰宝就是“文化的天堂”,它们用承载千年的厚重,来铭记信仰的积淀。意大利就像一个大写的十字架,竖着的那头镌刻着信仰,横着的那头泼洒着艺术,那个中心点代表着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