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付出

作者:朱星儒 发布时间:2018/06/20

    我想种花,想手植一片旖旎。

    我想去追寻那一抹在诗词骈赋中已流转了千年的色泽,那一缕被古曲散文千万次勾勒描绘的倩影。风情万种,娇柔恬静,在淋漓墨痕间,花,你盛放,让那胭脂色的轻梦索绕心间,再难淡褪。

    奈何,于花匠之技,我竟是一窍不通,日日悉心照料,松土,浇水,日晒,一样不落,一丝不苟,草木之灵似是犹嫌我愚笨,迟迟不来光顾,花种在松软的土壤中酣睡,留给我一片空洞茫然,几株杂草,匆匆发芽又匆匆萎零,挟去了最后一抹可人的绿意。我痴痴的守侯终究是徒劳,花盆空空,复空空,还空空。

    无尽头的等待磨蚀了耐心,何不赶一场花市,捧一盆已盛放的冶艳?

    我亢奋着,匆匆赶去,当真是万紫千红,化不开的秾艳香腻满满地扑进眼穷,抬眸,是重瓣的繁复华美,低眉,是并蒂的甜美娇俏,我仿佛看见了一群盛装美人,正笑语盈盈,缦立而视,脂正浓,粉正香。我迟疑不决地左右张望,却渐渐从花儿们灿烂的笑容背后窥见了冷漠与疏离,这些被明码标价的美丽,看似千姿百态,却实同复刻,没有汗水的浇灌,感情的维系,一切繁华都成了苍白无味的泡影,与我亳无干系,用钱买了来,摆在家里,这并不算拥有。真正的拥有,需要时间一点点的消耗,需要全心全意地投入,需要心甘情愿的日夜辛劳,终于,在一凝注,一轻颤之间,人与花成为彼此的唯一。深情流转间,彼此拥有。

    我仓皇而去,重将那花种一粒粒埋入土壤,由头来过,这一次,我注入千百倍的深情,千百倍的耐心,不断重复的劳作,我不厌倦,似是经琐碎的工序,酿一场甜美的梦。

    当那梦终于凝实成稚嫩鲜活的幼芽,冗长的等待都似变得缠绵温柔,愈发细致,愈加关怀。那嫩绿,是希望的色泽,生长,舒展,含苞。浅浅深深的喜悦,漫溯回旋。

    清晨,日曦微微,终于等到那含羞绽放的笑靥,单瓣,细茎。单薄着不染铅华,却晕红似施脂,轻弱似扶病,那一抹淡红,是余晖将尽的流霞,是洗妆不褪的美人唇。风过处,摇曳生姿,似佳人微醺,似蝶翼轻颤,隐隐有暗香细生。

    不劳而获,终究只有空洞的美丽,再妖治嫣香,亦是无味,形同复刻。甘愿付出,甘愿辛劳,点滴汗水,点滴情意,倾注成最珍惜可贵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