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on this page requires a newer version of Adobe Flash Player.

Get Adobe Flash player

东坝情缘—— 写在苏州知青赴高淳东坝农场五十周年前夕

作者:黄秉梁 发布时间:2017/11/17

苏州知青与东坝古镇邂逅,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苏州知青从1963年到文革之前共六批分赴东坝农场。农场距离名闻遐迩的江南古城、园林甲天下的东方威尼斯——苏州,有半天的汽车路程。这里实际上是丘陵山区新建起的茶林场。苏州这个大家闺秀怎么会与高淳县的农场联姻呢?其中的理弯曲直暂不去考究,但有一点就是知青到广阔天地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路是不容置疑的。愿意接纳我们这六批知青的农场领导,应该说是很有远见和胆识的。我们这几批知青虽是改变农场未来面貌的新兵,但这些新兵人才济济,大多数都是灵活、足智多谋的未来之星。

东坝古镇离农场的路程不是太远,十几里地,步行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就能抵达。平时古镇是比较冷清的,因我们的光临,好像睡梦中被唤醒。它惊奇地昂起了头,伸展双臂,热情地欢迎我们的到来,把我们这一批批刚离开父母、亲人,稚气未脱的弱冠“小知”拥入怀中。古老的街巷、小店铺、小菜场也热闹起来了。老镇的容颜悄然改变,淳朴的风貌备受青睐。胥河两岸翠绿的树冠与殷红的横幅、大红灯笼相映成景,增添了古镇的风采,在我们追捧和赞美下,古老的小镇焕发青春。食品商店、小饭馆,炊烟袅绕,随风飘散,菜肴的油香也馋得你想进食。“片儿汤”虽然是简单廉价的小点心,但它的美味可口、鲜香滑嫩,不得不让你心怡,吃了一碗还想再来一碗。镇上小饭铺的菜肴很乡土,但有本色。当地的特产,笋干腌菜炒肉丝、咸菜大豆风味汤,没有污染的绿色蔬菜,绝对能让你饱餐一顿、唇齿留香。到东坝镇逛过街的农友都很满足,一般都是发薪前后才去的,因为大家都是囊中羞涩,我们只有在赶集赴约时才阔绰地潇洒一次,主要还是来解馋的。

古镇,古色古香韵味十足,很多古迹牌坊年久失修,古寺庙宇墙表剥落露出砖体,雕塑也很残旧,人物形象受到风雨侵蚀也模糊不清了,古韵格调依然,只好随意浏览,欣赏乏味,如此而已。好在胥河及支流的风光尚存,河水波涌,古桥与新桥,新居和古宅相互辉映,古镇小街的小石头路与麻石板路,也显示它的苍老与魅力。小街里的农副产品、粗粮蔬果及鸡鸭鱼虾的零售小卖,印证了这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也印证了当地村民的勤劳与朴实,民风习俗很正。这里的农副产品价格不高,是由于经济尚未现代化,或与外部的沟通联系还是欠少,商品流通和交换比较迟缓。我们得益于此种经营模式,当然也是因为我们的收入受到经济发展的制约,所以廉价的两毛钱一碗的片儿汤在当时是我们最舒心的享用食品。现在虽已不复存在,却让你永生难忘,它是我们记忆中神奇的食品。农友们如今生活在物资供应极为丰富、美食遍布城乡,以及“美团快递”穿行于大街小巷的时代里,仍津津乐道“片儿汤”,一提起就产生共鸣,露出喜悦的心声。

这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与东坝古镇的真实情感的写照。缘分哪!真可谓是前世里的缘分!

古镇东坝的历史文化是我们精神上的仙贵营养剂,受其鼓舞和慰藉,是因为它底蕴丰厚。历史上春秋时期它已经存在,可谓历史悠久。古称银林、银树。因修建了广通闸,所以又称广通。高淳东坝位于江苏省南部苏皖交界处,它现在距区政府所在地25公里,毗邻安徽省郎溪县,素为南京的南大门。东坝镇总面积110.07平方公里,有“吴头楚尾”之称而闻名于世,是当年吴楚相争的前沿。由伍子胥因军运之需而开凿了青溪河,唐昭宗大顺二年,吴王杨行密将台蒙在青溪河上筑五堰,至明洪武二十五年,改筑石闸启闭,即广通闸。明嘉靖三十五年,在东坝东10里许再筑一坝,名为下坝,故东坝又名上坝。

在东坝青溪河(胥河)内建石闸启闭是为了使东坝上游之水不复东流,保太湖地区免遭洪涝之灾。东坝镇(广通镇)至今已有600年的建镇史,这里水陆交通便利,它是古代车马驿站。当时商贾云集,明清时代就有“七省通衢”的美称,是沟通苏南、皖南的经济走廊。

镇上的古戏台、太平天国遗址、古韵的胥河闻名远近。东坝古镇是江苏百家名镇之一,现被省政府列为江苏小城镇建设重点中心镇。

因大马灯享誉四海的东坝镇,于2005年就被江苏省文化厅命名为“特色文化”之乡,江南一绝的大马灯已被列入江苏省第一批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也已申报为国家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总之,东坝古镇的历史、文化、习俗以及地方俚语和具有特殊音律的本地话(高淳话)都使我们知青农友倍感亲切和趣味盎然,土劲十足的生活内容,与老农老职工旷日持久的相处,了解了不少当地丰富的闲情逸事,许多耐人寻味和引人发笑的民间故事。

古镇胥河两岸旖旎风光,古戏台的精彩演出和节假日的电影展播,文化馆定期展览的史料以及广通石闸防洪排涝的巨大作用,这一切无疑深刻地印在我们的脑海深处,永难消失。

古镇对我们这些知青农友是多情的,古镇的新生也因我们的到来而焕发出俏丽的容光。我们很多信函、汇款都是到镇上邮局提取的,稀客变成了常客,到镇上逛街、采购或看大病、洗浴等,竟让古镇显得气足神爽。青瓦白墙的宅院,翠竹绿树的河岸,更加吸引人的目光。需求和供应拉近了我们与古镇的距离,从而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然包括上面提到的美味廉价香喷喷的片儿汤。古方酿造的老黄酒配上水煮猪肝片、咸菜炒肉丝、辣椒炒豆干、一碟水煮花生,几个知心朋友聚一聚、乐一乐。这东坝古镇的变迁和发展,增添了我们这些稀客的情趣。“酒”是结缘的最好媒介和感情的载体,到镇上老街小饭馆喝几盅,不仅是为了欢度光阴,解解馋和郁闷。通过聚聊,可获得精神上的慰藉和心事烦躁的解脱。酒一下肚,天南海北、凡人琐事,吹得天花乱坠,没完没了。片刻的享受应是福分了。与镇同乐,福缘永存。小石板路、小饭馆都会留下我们作客的印迹。当然还有我们为胥河畅通,辛勤深挖整治,作过一定奉献的印记。在那些年,我亦有幸被东坝镇青山乡选为该乡(镇)的人大代表。从此便有了更多的机会与之联系和沟通。对高淳的乡土人情,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丰富了我的思维和生活内涵。高淳人憨厚、朴实,高淳话语音醇厚、率真,有很强的生命力。高淳山歌委婉动听,高亢时如云雀欢鸣,低吟时如清泉潺流,其内涵均是劳动者肺腑之声。农闲时期,日落时分,我们也组织演出小分队,到周边的乡村民居,进行演出,大多节目是队员自编自唱、自弹自舞。慰问演出,既调节了大家的业余生活,又改善了与老农的友好关系,提高了他们对文娱活动的兴趣。苏州小调《麻油灯》是最受欢迎的曲目之一。《麻油灯》歌颂了革命根据地的军民坚持斗争的大无畏精神,队员边唱边舞、声情并茂,乡亲们很受鼓舞。有时给我们送来他们自己生产生活、自给自足的食品,鸡蛋、花生米、山芋干、豆类、瓜果等,暂时改善了我们清苦的生活。

哎呀!“时光老人”悄然地走远了。人生太短、岁月匆匆。那年别离苏州,欢送的锣鼓声已经远去,屈指算来消失于耳旁也有五十余年了。在东坝农场的改天换地、气壮河山的那股干劲和那点业迹也渐渐消退,其影响终将归于零数。一切成就和成果也只能是在大规模发展中的一个零头而已!

如今农场的面貌已有所改观,特别是“三条垅”的变化,可以说是翻天覆地。南京高淳国际慢城,就在我们曾经劳动奋斗过,流下血汗的丘陵山区里建成和发展的。昔日,我们在光秃秃的荒山丘陵栽种的茶桐、茅竹、松树,如今已经成林,苍松翠竹,浓阴密蔽,四处山岚染绿,整个山区幻变成绿色天地。难怪国际相关机构愿与南京旅游开发中心合作,出资建成高淳国际慢城旅游度假区,这是中国第一慢城。另外石塘竹海、南山竹海、“桠溪” 国际慢城也相继应运而生。

除了南京的南大门,东坝古镇的保护和开发,还有高淳老街、淳溪老街的保护和开发,历史寺庙游子山旅游的开发等著名景点与国际慢城遥相呼应,共同将苏皖交界的东坝古镇的潜在功能和优势,推向南京高淳中心城市现代化建设的前沿,我们为此高兴和自豪。我们所涂抹的那点点滴滴的边沿瑰丽,虽然不很壮观,但却让我们的人生披上了一抹夏花的艳彩。这或许是历史给予我们励志,公正的片言只语的评价,让我们曾经参与东坝农场的开发建设的所有知青农友,在心灵上悄悄地添了点甜蜜的慰藉。东坝之情缘已融入我们的血液里,不论你承认还是否认,此生都不会抹去。

胥河水啊!欢快地流。水势翻涌,河宽通畅,舟楫往来顺达。波涛见证了我们为此而奋力苦干的激情和身影。胥河的诉说,不仅是伍子胥的功绩,也会继而诉说我们——伍子胥开拓事业的传承者,在胥河上勤劳的表现,这也是我们与东坝古镇一丝半缕的情缘吧!

当然,我们与东坝古镇的渊源、缘分、情缘的细节,不是一时半日能叙述得完的。今日行走在胥河上的红卫桥,眺望东坝镇两岸古朴秀美风光,有一种安详、喜悦、宽慰之感觉。

“景是仙鸾描出画,形为天马负来图。”我们迷景也迷形。再见了,东坝古镇!但愿渊源流长,情缘不断!